第三百九十七章 家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荞娘子打发走赵家华,回玲珑院,向赵望舒禀报,听到赵家华说,她明天还会来。

赵望舒撇撇嘴,“她以为她是灰太狼啊!”

只是赵家华今天说了这话,明天赵望舒就不能再避着她了。

但是,第二天,赵望舒还是把赵家华晾在客厅里,小半个时辰。

赵家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起身道:“带我进去见你们少夫人。”

荞娘子拦住她道:“少夫人在帮小少爷沐浴,还请赵夫人稍安勿躁。”

“云府穷得请不起下人了吗?还要少夫人亲自动手。”赵家华阴沉着脸道。

她昨天已经给足了赵望舒面子,今天赵望舒居然还敢晾着她?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些事少夫人喜欢亲历亲为。”荞娘子语气平和地道。

赵家华深吸一口气,强压怒火,“你们少夫人到底何时才能出来?”

“就快出来了,还请赵夫人再等片刻。”|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荞娘子假笑道。

赵家华忿忿地坐了回去,在客厅又等了一会儿,才等来赵望舒。

“要见舒姐姐一面,还真是难呀。”赵家华阴阳怪气地道。

“赵夫人是聪明人,却非要我把话挑明,又何必呢?”赵望舒在主位上坐下,“赵夫人,有何指教,请说吧,我洗耳恭听。”

赵家华没想到赵望舒这么直接,这么不客气,一时竟有些愣住。

“舒姐姐,你我同族,一荣俱荣不好吗?”赵家华的根基太浅,她需要云家成为她的助力,为日后入宫谋取更高的位分。

“赵夫人,我明确的告诉你,你富贵,我不攀附,你落魄,我救助,别跟我说什么同族不同族,道不同不相为谋。”赵望舒考虑到继续跟赵家华纠缠不清,会让人误会云灏的立场,就没有心思拿赵家华当乐子了。

赵家华被赵望舒的一席话噎得脸色铁青,半晌才缓过脸色,“舒姐姐,你就一点都不顾念旧情吗?”

“你算计我时,顾念过旧情吗?”赵望舒反问道。

“我、我那是一时糊涂。”赵家华狡辩道。

“这真是极好的借口。”赵望舒语带嘲讽。

赵家华闻言,顿时有些心虚,她当初的确恨赵望舒不肯帮她进佐郡王府,才故意谋害她的。

可那又如何,赵望舒不是没事吗?还顺利嫁给云灏,成了云少夫人,二品诰命,她为何就不能大度一些,原谅她呢?

“舒姐姐,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赵家华再次恳求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委屈和哀求。

赵望舒没有被她的可怜打动,冷冷地看着她,“赵夫人,你的保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曾经的行为已经让我对你失去了信任。而且,我并不认为我们有任何可以和解的理由。”

“舒姐姐,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赵家华问道。

“不是我绝情,而是你从未真心相待。”赵望舒进大宅时,是真心想要和赵家华做好姐妹的,可惜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同族姐妹,可你何时真正将我当作过同族姐妹?你不过是想利用我,达到你自己的目的罢了。”赵望舒一针见血地指出她的用意。

“是,我是想要你帮我,但不是利用,而是为了振兴赵家。”赵家华拿大义来掩藏私心。

可惜她说的话,赵望舒一个字都不信,“你别白费唇舌了,我不会帮你,没别的事,赵夫人,请吧。”

见赵望舒油盐不进,赵家华气急败坏,“赵望舒,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等着。”赵望舒神色如常。

赵家华拂袖而去。

荞娘子跟上去,全了送客的礼数。

送走赵家华,荞娘子回来跟赵望舒说道:“有了这一回,她应该不会再上门了吧?”

“未必哟。”赵望舒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赵家华这个人,野心太大,不会就此罢休的。”

“那她还会再来找您?”荞娘子皱眉问。

“会来,但不是现在。”赵望舒笃定地说道。

下午,府中的厨娘开始做汤圆,明天就是上元节。

云灏不在家,赵望舒是不打算出门,当然就算她出门,也没花灯可赏,佐郡王下令取消了今年的元宵灯会,说是为皇帝祈福。

赵望舒默默在心里腹诽,这是祈福吗?

这分明是皇帝驾崩,国孝期禁娱。

佐郡王这是盼着,皇帝赶紧驾崩呀。

灯会都取消了,赵望舒也就不安排下人,在府里挂灯,上元节静无声息的过去了。

几天后,赵望舒收到了云灏从驿站,寄送回来的家书。

看信的折痕,有人拆开看过。

敢拆信看的人,也就佐郡王了吧。

“还真是无耻。”赵望舒嘴角勾着冷笑,展开信纸,见上面云灏的字迹,瞬间柔和了眉眼,仔细读着信上的内容。

云灏在信上,说起了他一路上的见闻,以及他在驿站,听闻的关于京城的消息。

叮嘱她闭门谢客,不要掺和进朝堂的争斗中去。

赵望舒看完信,拿起手边的笔,铺开纸,给云灏回信,写得也都是些琐事,吃了一道新鲜的菜,味道极好;新买了一块布料,要给他做衣裳。

在信尾,写着“你出门在外,万事小心,切莫逞强。望君安好,早日归来。我在家中,等你。”

写完信,赵望舒将信装进信封,交给绿枝,“送去驿站吧。”

她这封信,不知道佐郡王会不会拆开来看?

绿枝拿着信,出门,安排人把信送去驿站。

这天晚上,赵望舒从钟胜那儿,拿到了真正的家书。

是的,云灏料到多疑的佐郡王一定会看他写回来的信,于是故意写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用秘密通道送回来的信上写得是,“望舒,京城的局势复杂,各方势力都在暗中较劲,你需得小心。父亲与兵部员外郎刘泉走得太近,已相约喝过好几次茶了,你可以回去提醒一下父亲,刘泉疑似暗中投靠了佐郡王。”

看完了信,赵望舒就把信放在烛火上烧成灰烬,第二天,带着儿子回娘家。

sdldwx/xs/77479088/19191523.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站推荐
逃荒路上的小可怜,她凶的不像话
玄界之门
天影
独步天途
最后一个使徒
万界天尊
大逆之门
天苍黄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