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送别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日万物肃杀,树叶凋零,青草干枯,寒气逼人。

范家就是在这种日子里,前往流放地的。

去年年末,范家在宫中的僖妃娘娘还声势浩大的出宫省亲,圣宠之浓,引人侧目。

但是谁又能想到,一年不到,仅仅九个多月,范家就从极盛转为极衰。

还真应了那句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俗语。

赵望舒会来城外送范家人,是受人之托。

托她的人是她长兄赵胤,赵胤和范家三房的嫡长女范锦瑶是青梅竹马,两家有意让两人成亲。

只是这议亲才开了个头,范家就出事了,这门亲事自然就不能再继续。

就算赵胤对范锦瑶情深意重,可家中长辈也容不得他任性。

赵胤退而求其次,说是救不了她,准备一些东西,送送她,也算全了这份情意。

不过两人毕竟没的真正定下亲事,他来送她,会坏了她的名节,才转而央求妹妹前来。

赵望舒此时坐在路边的一辆骡车里,旁边还有不知道是来送范家的,还是送其他获罪人家的人。

等了约有一刻钟,外面传来嘈杂声。

“红嫦,可是来了?”赵望舒放下手中的书,问道。

外面的婢女撩开帘子,“姑娘,官差押着人出城了。”

赵望舒从车里钻出来,抬眼看去,一队官兵押解着一百多号人,顶着寒风,朝这边走来。

牢狱之灾,将这群养尊处优的人,折磨的不成人样了。

女子和十岁以下的男子不用戴枷锁,比起成年男子还要稍微好些。

成年男子戴着枷锁,在凛冽的北风中举步维艰。

赵望舒在人群中,找到了相互搀扶着的范家女眷,提起食盒,“红嫦,把包袱拿下来,我们过去。”

送赵望舒过来的车夫,找到带兵的统领,塞了银子给他,又恳求了几句。

那统领收了银子,一脸不耐烦地道:“别耽误太久,说几句话就成了啊。”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通融。”车夫点头哈腰。

其他来送行的人,也给统领塞了银子,说了好话。

押送犯人去北地,是件苦差事,收受这些好处,是朝廷允许的。

范家的人已经认出赵望舒,满脸惊愕,她怎么会来?

毕竟在这个时候,避嫌的人多不胜数。

这世上,从来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

赵望舒走到范老太太面前,“范家祖母。”

“小、小月儿,你怎么来了?”范老太太的头发,短短时间内,全白了,苍老、邋遢的模样与从前判若两人。

范锦瑶看到她,立刻环顾四周,应该是在找赵胤。

没能看到想要看到的人,她的眼中流露出来的失望显而易见。

赵望舒全当没有看到,更不会说什么她哥本来要来的话,给范锦瑶希望。

在范家出事后,两人已注定不能走到一起,就不要再起风波了。

赵望舒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地上,打开,“范家祖母,饿坏了吧?吃点东西吧。”

说着,她从里面拿出了包子、馒头、油饼、粥等充饥的食物。

这十天在大牢里,范家人几乎没吃过东西,早已饿得浑身无力。

范家人接过食物,狼吞虎咽,那还有什么用餐礼仪。

赵望舒脑子里冒出一句话来,落魄凤凰不如鸡。

等范家人解了饿劲,范老太太才缓缓道:“小月儿,替我谢谢你祖母。”

她和赵家祖母崔氏,在闺中就交好。

赵望舒让红嫦把提着的包袱给范老太太,“范家祖母,北地苦寒,您多保重,这里面有些衣物和干粮,希望您在路上能用得上。”

范锦瑶终究是不甘心,问道:“月儿妹妹,昌鸣他.....”

“范姑娘。”赵望舒打断她的话,“此去北地路途遥远,关山阻隔,后会难期,范姑娘还是想想怎么样才能安然|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c o m到达北地吧,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

不是赵望舒绝情,实在是范家就算有能力起复,那也会是个漫长的过程,就算赵胤等得了,家中长辈也绝不会允许。

赵望舒把话说得明明白白,也是希望范锦瑶不要自误。

“月儿妹妹,你......”

“锦瑶。”这回打断她的话的是范老太太。

范家获罪,流放数千里的北地,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从北地回来。

多少原本亲事定下了,都已退掉了。

甚至有的人家为了撇清关系,将已娶进门的范氏女休弃掉。

赵家和范家的亲事,不过是口头上提及了一下,并没有进入到议亲流程。

现在赵家肯让人来送,还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已然是有情有意了,做人不能太奢求。

范锦瑶低头垂泪,赵望舒没有理会她,掏出一个荷包,塞给范老太太,向前一步,压低声音道:“范家祖母,这里面是银票,以备您不时之需。”

“多谢,多谢。”范老太太紧紧地握住荷包,她知道这里面的银票,就是范家在北地安家落地的根本。

这时那位统领扬声道:“行了,行了,都不要说了,该启程了,别耽误时辰。”

官兵们押解着犯人们,继续前行。

赵望舒目送他们远去,而后和其他人一样,准备回城。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赵望舒觅声看去,是一个骑白马的玄衣少年。

他快马急行,披风在身后肆意翻飞。

好潇洒啊!

赵望舒眸光流转,唇角上扬,小声吟了句诗:“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

只见他直奔到那位统领面前,翻身下了马,朝统领拱手为礼。

那统领也从马上下来,满脸笑容地冲着少年拱手还礼。

赵望舒看着少年的侧颜,“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姑娘,您说什么呢?”红嫦问道。

“没说什么。”赵望舒才不会告诉红嫦,她见色心喜了。

两人交谈了几句之后,少年从马背上拿下一个包袱,走向人群,站到了一个戴着枷锁的男子面前,原来他也是来为人送行的。

赵望舒收回了视线,钻进了骡车,待红嫦也上了车,才吩咐道:“回去吧。”

车夫将骡车赶上了岔道,赵望舒不住在城里,她住在城外的赵家庄。

依照赵家的祖训,父母逝,兄弟分家;三代亡,四代迁庄;九代后,可各奔东西。

赵望舒的祖父病故后,身为第四代的赵父就带着母亲、妻子儿女搬出城中大宅,迁居到了族人聚居的赵家庄。

sdldwx/xs/77479088/19191919.html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站推荐
逃荒路上的小可怜,她凶的不像话
玄界之门
天影
独步天途
最后一个使徒
万界天尊
大逆之门
天苍黄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