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章 野花哪有家花好,金榜题名少年郎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着时辰临近,大家凭考牌依次入考场,之前还要脱了长衫搜身,把长衫、行李,里里外外检查个遍,幸好检查没严格到让唐杰脱了裤子。

如果不是怕有辱斯文。引起公愤,说不定礼部的官员们真的会让考生们只穿着一条短裤叉考试。

院试的考场设在礼部贡院大考场,贡院占地百亩,考试条件非常好。但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考场坐位依然有好有坏,有的坐位光线不是很好,有的坐位风比较大,所以大家都希望能占个好点的位置。

这时候考场开了门,考风考纪监察员之一、一个礼部的六品主事开始点名。全大宋各个府的考生便纷纷找到考场的差役,拿出考牌、路引。领钥匙,找到属于自己的小考场。

点名完毕。那个礼部主事大声道。“尚书大人有吩咐,必须按照卷上编定坐号,入场对号而坐,否则取消本场考试资格。”

按惯例,每个府的乡试,取字前三十名为第一等,为贡生,方可参加院试。南宋有三十多个府,一次院试,考生就有上千人。共取三甲,一百八十名进士。淘汰率高达80%以上,可见科举竞争之惨烈,远胜后世高考。

千余举子分成十组入场,到天光大亮时才领到答题纸全部入场。唐杰的运气终于回来了,他的座位是六排六号,六六大顺,大吉大利。

进了考场才知道,那考场是封闭的,中间还有一道屏风,加一个小隔间一分为二,一边考试,另一边吃喝拉撒,怪不得人人带蜡烛,个个有夜壶。

这时小考场的门缓缓关闭,落锁后竟然贴上了封条。外边三声锣珦,嘉定十三年院试,正式开考。“天字第六十六,这是你的考卷,拿稳了!”

一个蓝子从门顶上放下,里面有考卷、笔墨纸砚一应俱全,为了防止作弊,连文房四宝都是官派的。

看了自己分到的考题,思索片刻,便已经下笔如有神,一气呵成,一炷香柱香不到,第一场的卷子就已经答完了。又仔细检查一番,大文章破题无误,下面的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便如行云流水,遣词造句无误,韵脚韵律流畅后,这才一笔一划的用馆阁体誊写在正式的卷子上。

抄写完第一场的答卷,时间快中午了,伸伸筋骨,把卷子小心收起来,还早没到日落交卷的时辰,准备吃完午饭再第二场。虽然三娘的小菜已经凉了,但他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将就着也就吃了。与他抱同样念想的还有很多,不少考生都从篮子里拿出干粮和竹水壶,开始用饭。

照规矩,三场考试,最长可以考三天,以便那些反应慢的考生从容答卷,朝廷也能广选人才。当然如果你够牛叉。也是可以提前交卷的。

唐杰可不愿意在一个漏风的小隔间里吃喝拉撒睡三天,一口气连考三场,午时刚过没多久,交了最后一场的卷子,就提着装有文房四宝和一些蔬饭饮水的盒子从皇城贡院里出来了。

匆匆一看,才知道他不是最的,不少人早就交卷了。

初春三月的太阳还没什么热劲儿,午时刚过没多久就显出几分夕阳的模样来,天色有些干冷干冷的,正在朱雀门外无聊转着圈子的来福见唐杰从里边儿出来后顿时一溜烟的跑了过去。

“少爷,考得咋样?”跑近之后来福一边忙不迭的接过唐杰手中的盒子,一边仔细打量着大官人的脸色。

“马马虎虎吧。”盒子离了手之后,唐杰就在贡院门前展臂扩胸的好一阵儿活动,今天这场考试委实是憋屈人,搞得唐杰吃饱喝足都不敢在里面坐马桶。

“嘿嘿,少爷这么早交卷,文章一定写的十分顺手,来福在这献给少爷讨个吉利了。”见唐杰脸色郁郁,来福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说了些好听的。

回到住处,迎出来地门子先是冲着来福瞅了一眼。来福沉着脸轻轻摇了摇头。门子一见来福摇头,脸上本已准备好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都已经到嗓子眼的恭维吉利话儿也硬生生咽了回去。

鲤鱼跃龙门,这原是为科考士子们搏好彩头的一道菜,如今大官人都没考好,再把这道菜呈上去岂不是找刺激。

身心有些疲累、脑袋靠的有些发胀的唐杰没在意下人们的表现,到了二进房之后就吩咐备水备饭,热热地洗了个澡再美美的吃了一顿合口地饭食后倒头就睡。

“相公~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官人,考得如何?”两阵香风吹过,芙妹跟李莫愁一左一右小跑到唐杰身边,惊喜盘问,见他不吭声,郭芙又扯了扯他的衣袖,嘟着嘴儿耷拉着脑袋,闷着声儿不吭气,象个受气的小可怜,唐杰被逗得心中痒痒的,忍不住低声笑道,“唉。马马虎虎而已。”

见他兴致不高,大家就知道他发挥欠佳,郭芙在略微失望之余,也想着安慰唐杰几句。除了院子大谁给男人泡脚,三娘见小媳妇脸上没有喜色,拉着郭芙小声说了几句,郭芙登时眉开眼笑的。

芙妹把洗脚水端到唐杰身边,蹲下来给他脱着靴子,问道:“相公,快告诉我嘛,你到底考得怎么样?”

莫愁把他的双脚浸进水里,一边轻轻替他揉搓着,一边抬起眼来看他。唐杰笑嘻嘻地在郭芙的俏脸前吹牛,“状元不敢说,进士应该跑不了,娘子你就放心吧。”

郭芙忽闪着长长的睫毛,两女都欢喜开了。把唐杰伺候的跟大爷似的,唐杰低下头,见莫愁低着头认真地帮他洗着脚,俊俏的脸蛋儿上一副贤惠媳妇的神气儿,红嘟嘟的嘴唇儿微微地翘着,说不出的迷人。

衣襟口露出小半条深深的,黄的唐杰眼花,热水的雾气洒在李莫愁如画的俏脸上,更增几分水色,看的唐杰分外心动。

郭芙这小妮子,一听唐杰露了底,而且把话说得这么满,早就欢喜的在外边大呼小叫,招呼着满园的丫鬟婆子要大摆筵席,就当她真的成了状元夫人一样,也顾不上伺候自己官人了。

只有李莫愁,还在细心的给唐杰泡脚解乏。这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半身命运坎坷,与唐杰一场孽缘之后,一直紧紧地跟随着他,把他视作自已的天,自已的命,无论自己多么,从来没有过怨言。自已一直浑浑噩噩、寻花问柳,可是如果没有莫愁就他两次、没有那稚嫩的柔弱的脊梁在背后无怨无悔地支持,他知道自已现在早已变成一堆腐骨了。

这个家说起来郭芙是大妇,但贤内助还是李莫愁啊。

想着想着,就把李莫愁的好处越想越明白了,野花虽比家花香,但还是跟自己在一个屋里头睡久了的女人好啊。“

趁着莫愁给他擦脚的机会,唐杰把脚一伸,踩在莫愁那团丰软的上,”你……你想干啥啊~?“

莫愁轻嗔了一句,不伺候了,”自给儿擦干了去~!“小娘子刚想走,唐杰不肯,拉住莫愁,半晌方低声笑道,”莫愁,你给我泡脚那个舒服啊,活怎么可以半途而返?“

莫愁没法接着擦,那晓得,唐杰他真把自个儿当成了婚姻无耻的无道昏君,趁着莫愁给他穿袜子的时候,把左脚的大拇指埋在了莫愁一对中间那条深深的中。” 你、、你干啥啊,现在还是大白天呢~!“莫愁瞧得心里发酥、身子发颤,她在床上虽然火辣,可那都是在夜里,白昼宣,那是窑子里的姑娘才肯干的事。

唐杰他心头一热,忽地抬脚踩在便鞋上,一哈腰把莫愁抱了起来,李莫愁娇呼一声,慌乱地道:“相公,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晚上再、、行不?”

唐杰瞧她那样,更觉得还是家花好,像莫愁这样的,娶了她更是自己的福气。将她放在炕头上,柔声道:“好生坐着,你为我吃了那么多醋,受了那么多气,直到今天,才是你嫁给我以后,将这个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今晚,就让看小说.V.请到我给你洗脚,赔罪伺候。”

“啊?这这、、唉你可是我的男人~!”李莫愁一番挣脱不过,一双雪玉白足早给唐杰握在掌中,唐杰握紧了她的双脚,浸在水中,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坐好!尽瞎说,男人给自己婆娘洗脚又怎么了?莫愁,我以后不再叫你姐了,你的教科真白真好看。”

的脚瑟缩了一下,脚趾轻轻蜷曲着,任由他轻轻地抚揉,那双纤秀的玉足美丽极了,脚掌曲线柔美,瘦不露骨。偏偏有股暖意堵在心口不上不下,李莫愁眼波水润,给唐杰洗着洗着,竟然低低的啜泣出声。

PS恢复我以前的风格了。女人想要看的有感觉,那必须有大量的文字细腻的描绘一个女人的性格、内心,这刻画的功夫很累人的。大家对蛤蟆我的要求有点高啊。嘿嘿,看得舒服别忘了投几张票。我这俩本书已经不打算挣钱了。但合集还是会搞的。呵呵,有能力就支持正版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站推荐
裙摆
高考母子(番外篇)
内裤奇缘 全文阅读
【爸爸让我肏妈妈】续集 (全本)合集 全
短篇辣文合集 全文阅读
黄蓉襄阳被淫记 全文阅读
都市美艳后宫 全文阅读
无限穿越之后宫 全文阅读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